<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暂时不要订阅,这一章写了一大半,者觉得不好,重写了。

    ……

    ……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绯瞳,”裴如昔走后许久,苏倾容望着躺在地上的尸体,对于裴如昔拍死林弘赦一事仍然感到难以置信,“这真的是林氏族长?裴如昔真的杀了林氏族长?”

    “不管他是不是,你都亲眼看到他死。而且,是你帮裴如昔找到他,裴如昔才能杀他。”绯瞳淡淡地说,“林弘赦很好看?你看他的遗容,看得目不转睛,眼皮子也不眨一下。我要不是知道你在发呆,还以为你喜欢他,想自尽殉情。”

    “我在思考!没喜欢他,没想自尽殉情,你别乱讲!”苏倾容急于澄清误会。

    “那你考虑好尸体怎么处理了吗?”

    “把它送回林氏祖宅?”

    绯瞳:“你不怕林氏修士问你林弘赦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的尸体为什么会落在你手上,现在就可以砍树做棺材装尸体。”

    苏倾容为难道:“不送他回去,难道留他在这?这里有很多妖兽,他会被吃掉的。”

    绯瞳不懂她的为难,“放火烧掉他就行了。”

    “这合适?”苏倾容迟疑。

    “很合适。”绯瞳说,“山洞里的陷阱把你吓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