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如逝水, 转眼就是大半个月过去。

    晚上趁着顾招娣和郑袁昊一起刷题的功夫,郑贝贝偷偷来到了小书房这里。把门反锁, 她开始完善自己已经准备了好多天的东西。

    那是一张计划书, 内容当然是关于顾招娣女士和郑袁昊先生的感情问题。

    吸取上次的教训,郑贝贝准备考虑一下细水长流的可能性。同住一个屋檐下,又是前后桌,多撮合一下, 他们再怎么样也能产生一点感情。

    吧

    不想让顾招娣再会错意,郑贝贝这回下了好大的功夫。她求着赵玉生,让赵玉生给她买了好多参考书, 像是什么恋爱一百天、红娘手册、姻缘一线牵郑贝贝是拿出当年考试的功夫研究的。

    郑袁昊和顾招娣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马上快成恋爱脑了。比如上课的时候,郑贝贝总是觉得自己后背痒痒的,一回头,准能对上陆商的眼睛。

    又黑又亮,宛若夜色一般的眼睛。

    摇了摇头, 将杂乱的情绪赶出大脑, 郑贝贝开始补充自己的“计划书”。

    “首先, 要多给两人留独处的时间,第二,要问清楚他们对对方最大的不满,第三,要不动声色的制造暧昧的氛围,第四, 要培养他们善于发现的好习惯,细节出成绩”

    洋洋洒洒写了整整一张a4四纸,郑贝贝空落落的心里总算是有了那么一点安慰。

    马上就要到妈妈生日了,她之前说过,要在当天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穿越的事,郑贝贝不想再瞒下去了。

    爸爸知道,爷爷知道,赵玉生知道,就妈妈不知道,这对她来说不公平。以前顾招娣的家庭那个样子,郑贝贝怕说了反而会给她增添烦恼,现在顾家上下一团鸡飞狗跳,顾招娣铁了心不回去了,她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妈妈,我是你女儿呀。”

    幻想了一下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妈妈会和爸爸之前一样露出傻乎乎的表情,郑贝贝就有些乐不可支。为了把那一幕给记录下来,郑贝贝特意央求郑青峰提前准备了一台可以隐藏起来的摄像机。

    妈妈失态的场面可不多见,她一定要记录下来

    如果妈妈不相信的话用手指弹了弹身侧早就准备好的档案袋,郑贝贝高兴的直哼歌。这里面装了一份亲子鉴定,还有她二十年后的身份证。

    这张身份证,只有爷爷亲眼看过,就连爸爸都不知道呢。

    当然爸爸的粗心使得他压根就没问过这个问题。

    除了这些,郑贝贝还打算在五月二十一号,也就是顾招娣生日当天把她的户口本给要回来。顾招娣没有身份证,她还要在当天带着她去街道派出所办身份证。

    从此之后,顾招娣就是自由人了。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可以彻底走出原生家庭的阴霾。

    郑贝贝期待着,也时刻准备着。

    这段时间,郑贝贝一直让人盯着顾家那边,听派去的人反馈回来的消息,顾父和顾母因为在医院花了太多钱的关系,现在已经顶不住压力,把那栋六七十平的老房子给卖了,现在一家三口都住在城乡结合部那里一间移动板房里。

    要不是自己准备的早,顾父和顾母说不定就找不着人了。想到这里,郑贝贝不由得一阵后怕。

    就在小姑娘思考明天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贝贝,十点半,该睡觉了。”

    “来了来了。”手忙脚乱的把手头乱七八糟的东西压到了最下面,确定文件夹和a4纸都不会被发现之后,郑贝贝麻利的去开门。

    “你在里面做什么呢”

    “没、没有啊。”

    好奇的往小姑娘身后看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顾招娣很快就放弃了。

    两人对着一面镜子洗漱,洗漱完以后又一起上床睡觉,与郑贝贝呼吸相闻,向往常一样唱歌哄她入睡,一曲终了,郑贝贝实在是按捺不住,她咬着下唇,眼中的兴奋几乎外溢:“明天是你生日,我有话对你说。”

    “好啊。”明显愣了一下,顾招娣笑了:“巧了,我也是。”

    “你想跟我说什么”郑贝贝这回是真的好奇了。

    见顾招娣朝自己勾了勾手指,她忙不迭的把耳朵凑过去,“保密。”

    郑贝贝:“”

    “你学坏了知道么”

    现在的顾招娣已经将满身的执着藏了起来,可能是过了这么久,确定了小姑娘是真的不会离开自己,顾招娣现在再面对她的时候,两人更像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妈妈开朗了很多,也阳光了很多,她以前都不是这个样子的。望着顾招娣眼中隐藏极深的笑意,郑贝贝不由得跟着开心。

    真好啊。

    不过“你就告诉我嘛”

    感受到了小姑娘的幽怨,顾招娣捏了捏她的鼻子,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明天再说。”

    “哼”翻了个身,郑贝贝表示自己非常的生气。

    第二天一早,和往常一样,郑贝贝从顾招娣的怀里钻出来,见顾招娣还睡着,她打了个呵欠,然后蹑手蹑脚的去洗漱。

    十分钟后,一手提着豆浆,一手举着包子,郑贝贝就这样坐着车离开了。

    今天是周六,外面的天还没有大亮。

    按照几个保镖提供的地址,郑贝贝来到了顾父顾母如今的住处。还未到目的地,只是挨的近了一点,郑贝贝就听到了婴儿嘹亮的哭声。

    “真是讨债哟,老顾家这个孩子每天天不亮就哭。”

    “谁说不是呢,孩子哭不说,两口气还老打架。”

    “唉”

    随着叹息声越远,不远处吵闹打砸的声音越清晰。

    顾父:“哭哭哭,你难道就不会哄哄吗”

    顾母:“孩子饿了当然会哭,你要是多给他赚点奶粉钱不就没这事儿了吗”

    顾父:“关我屁事,还不是你自己不争气,生了个讨债来的不说,连个奶水也没有,你说说你到底有什么用”

    顾母:“要是你身体强壮,不抽烟不喝酒,最后孩子能这样么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这辈子注定就这么一个儿子了,没了他,你可就彻底断了香火”

    顾父:“我还有招娣。”

    顾母:“哈,这个时候你想起她了有郑家拦住,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招娣第二面了”

    无尽的吵闹还有争执,终于成了拖垮这个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充分的见识到郑家踩死她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之后,顾母已经升不起反抗的情绪了。

    最后,郑贝贝只用一千块钱就解决了迁户口的事。

    她掏钱不是圣母病发作,而是听保镖说那个生来残缺的小婴儿现在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有了这一千块钱,好歹能让他撑到可以吃面食的时候。

    至于顾父和顾母,听他们俩的动静,估计可能要相互折磨一辈子。小婴儿再不好,那也是顾父唯一的血脉了,加上以他的年龄、家庭条件、长相,和顾母离婚之后,他肯定娶不到媳妇。

    以上种种,其实都是报应。

    之前郑青峰跟派出所打过招呼,顾招娣本人不到也能办。早上十点,提交了之前就拍好的证件照底片,郑贝贝带着崭新的户口本还有身份证回家。

    既然已经打算摊牌了,郑贝贝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她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嚷嚷:“爸,我妈呢”

    “她一早没找到你,就出门了。”

    啊

    她还想第一时间跟妈妈分享这个喜悦呢。

    虽然失落,但郑贝贝并不失望。摸了摸手中崭新的身份证,小姑娘更是笑出了声,“那我等一下她就好了。”

    “对了,爷爷呢,他还不回来么”郑青峰前几天去邻省考察了,随着郑氏的发展,他准备把分公司开到临省了。

    “不回,还得好几天呢,你就别惦记了。”

    “哦。”

    见小姑娘撅着嘴,一脸不高兴,把游戏手柄放下来之后,郑袁昊不满的把她揪过来按到自己怀里:“你想他一个糟老头子干嘛,你爸爸我不是还在这儿么”

    “”因为你太不靠谱了。

    郑贝贝越挣扎,郑袁昊就越使劲儿,就在他们两个嘻嘻哈哈打闹的时候,顾招娣终于回来了。

    看着她手上提着的小礼品袋,郑贝贝还以为她是去见同学了,小姑娘并没有怀疑什么:“你快看,这是什么”

    看到身份证和户口本的一瞬间,饶是顾招娣也克制不住瞳孔的收缩。

    “”安静了一瞬之后,她轻声道:“我看看。”

    她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的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里。

    看着不由自主拥抱在一起的母女俩,郑袁昊掏了掏耳朵,然后翻着白眼上楼了。其实,他也有给顾招娣准备礼物。

    “算了,就当是还你千纸鹤的人情了。”来到自己房间,掂了掂早就准备好的礼品袋,郑袁昊耸肩。

    楼下,等激动的情绪过了之后,郑贝贝和顾招娣看着对方脸颊上残余的红晕,她们不约而同的笑了。

    “我有话跟你说。”

    “我有话跟你说。”

    异口同声之下,两人都愣住了。

    “你先来。”

    “你先说。”

    “噗”见小姑娘目瞪口呆,顾招娣不由得揉了揉她的小脑瓜:“算了,还是你先说吧。”

    之前轻易的就捕捉到了少女脸上想要同自己分享的渴望,以及郑贝贝分明看到了顾招娣双眸深处死死压抑的忐忑。

    她在害怕,所以是什么事呢

    “一起说”郑贝贝提议。

    点点头,顾招娣轻咳:“也好。”

    “你其实是”郑贝贝张嘴。

    “我恋爱了。”

    一瞬间,小姑娘全部的希望尽数被山峰之巅崩塌的积雪死死压在了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