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凭借着怼了魏小林后又和主讲经济的陈老论过道,沈铁军在党校里开始了他为学员的生活,除了偶尔会出现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老人们在讲台上露出他们为普通人的一面外,这个风景优美的学习环境倒是和羊外差不多,当然这是他为走读生才会有的感觉,后面在听到其他学员说过,才知道学校里的宿舍都是单间,这要比他在羊外时的待遇还高级的多。

    党校的学习紧张而又充实,这种充实不是说上课时间足够长,学校里面每天只上早上的两三节课,下午的时间主要是各种自学,百万多册的图书管理有许多外边无法看到的书刊杂志,而在陈列馆的阅览室里,则摆放着国内上千种以及全世界几十家着名报刊杂志,当然最吸引沈铁军的还是他以前因为不够格才无法看到的各种参考消息。

    早上上课下午自习,到了晚上则是座谈讨论的时候,大家吃过饭后或者在教室里或者在饭堂里由小组长带领着讨论,有时候旁边还有不知名的人士旁观,沈铁军的表现也没有像初来乍到的第一天那么张扬,在讨论组里面主要是用耳朵去听,真被点了名后说的东西也都是当下的主流意见,毕竟人都到了这块地方来学习,再记吃不记打的坚持下去的后果是委实难料。

    意见表达完了,沈铁军也就可以安心学习了,只是当他想要静下心的时候,外边该发生的事情正按照某种惯性在发生着,这天吃过午饭休息了会到陈列馆找出最新的报纸,瞅着上面才看了名为《西游记》正式启动拍摄计划的报道时,寂静的阅览室里传来了个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埋头看书的学员们抬起头,他便与满脸急切的翟志敏对视了下,随着他放下报纸看着自家副班长到了面前,就听到了个略带喘息的声音:“教研部通知你到办公室去一趟——”

    “没说什么事儿?”

    沈铁军瞅了眼四周下意识的问过,翟志敏便摇了摇头,一双漆黑的眸子闪过好奇的望着他开了口道:“通知过来的时候就只说了这么多,让你尽快过去,应该是有人找你。”

    两人嘴上说着脚下也没停的出了陈列馆,沈铁军也没多想的便到了教研部的办公室,满脸是好奇的徐元利看到他出现在门口,转头看向了张成国:“张主任,沈铁军学员过来了——”

    “哦,铁军你来了。”

    留着个短发的张成国今年47岁,单是年龄上来说在教员中属于比较年轻,一张国字脸上浓眉大眼,美中不足的便是酒糟鼻有点破坏伟光正的形象,看到沈铁军进来时正好放下电话,双手下意识的放在一起开了口道:“铁军,刚才外交单位接到了来自于科威特官方的私人到访申请——对方点名想要见你。”

    “——”

    沈铁军神情一愣后嘴角扯了扯,望着面前住口不言的张成国眉头微皱:“埃米尔·哈桑·阿齐兹·阿贝?”

    “不,申请人是叫什么赛义德,阿勒夫·巴哈依·赛义德?”

    张成国转头看了看先前记下的名字改口说过,转过头来就见沈铁军点了点头:“嗯,我见过他两面,他说什么事儿了?”

    “没有,就在三个小时前,共和国驻科威特大使馆转发过来的,你和这人是私人交情?”

    张成国说着望向沈铁军的神情便有了变化,他是听说过这位有涉外关系,毕竟为当时安排他插班的经手人,对于沈铁军的背景算是比较了解,扫着他看不出神情的脸开口道:“他是阿贝的什么人?”

    “手下,嗯,您知道就行了。”

    沈铁军眨了眨眼,他在这里学习的个多月里,魔方资本在郭宽亚的坐镇下已经将除了年嘉以外的股份全部交割完毕,由于包括年嘉在内的三家大蓝筹股选择了负隅顽抗,郭宽亚抢在复市后拿回了另两家的足额股票还给券商后并未抽回资金进行收尾,而是选择继续借出其余三家股票在市场抛售,趁着利差消息笼罩在市场的关头引爆恐慌,毫不费力的便将订立了攻守同盟的三支房股砸到崩盘,这才进行收尾工——

    当然,由于三家蓝筹股拆借到了部分资金,导致在面对最后的年嘉地产时为了抢夺市场上不多的股票,魔方资金的主力入场又导致该蓝筹股逆市上扬,无奈之下的郭宽亚哪怕气到吐血,也只能是选择战斗到底,好在后面随着挪用了其他专项建设资金而引爆了年嘉置业周转资金不足的利差消息,曾经的大蓝筹股到了这时已经被证监会停牌。

    不算前途不明的年嘉置业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单是魔方资本这次收回的资金已经突破了五十亿美元,按照目前年嘉手上持有的近百亿物业价格来算,魔方资本手上四分之一多的股份便价值二十亿港币,少说也是三个多亿美元的收入,按照和阿贝开出的止损线来算,这又是增加了一百亿美元的规模——

    可惜五十亿中有十亿是借来的,刨去要还给瑞银的不到七亿还有要还给何毅也是差不多这个数字,再刨去魔方高层提供的资金什么的,属于他的也只有三十六亿美元左右,按照这么个数字来向瑞银可以申请七百亿的规模——这笔投资绝对可以撬动东京攻略中的首都改造计划。

    至此关于京东攻略所要准备的资金全部到位,下面就待瑞银那边的消息过来,沈铁军脑海中闪过这些东西,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电话机上,开口道:“张教员,我能用下电话吗?”

    “可以!”

    张成国点了点头,刚才沉默的沈铁军带给他莫名的压力,这会儿看他开了口冲着电话一指,就见他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脑海中才闪过这是市内的号码时,就听他开了口道:“我是沈铁军,魔方那边来消息了吗?”

    “沈生,我是何伟明,今天早上十点三十五分董事长办公室来电,要求我向您传达目前与瑞银的合进展,伯恩先生说服了他的家族牵头筹集到了四百亿的资金。

    同时还提出了要求,说每年的审计事务所将由他们指定,相关费用由他们自己承担,同时将回报率提高到百分之十七,如果魔方坚持要求将回报率定在百分之十五的线上,他们要求将原定的五年复利率期限提高为六年。

    董事长的建议是接受百分之十七的条件,因为在五年复利率的基础上延长一年,那个数字将会比百分之十七的五年复利率还要多的多,末了董事长还说您原本的想法便是借鸡生蛋,所以她认为可以接受这个条件,要求您在三天内做出决定——”

    何伟明的普通话很标准,在首都生活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他的工除了为沈家大院服务外,其他时间可以用清闲来形容,来到没多久便将周边能去的地儿都去过了,所以后面时间里在没事儿的时候便开始自学普通话,以至于到了这会儿的沈铁军单纯去听,怕是听不出这位是个华侨:“我知道了,你辛苦了。”

    看样子何伟明是早上接了电话就跑到家里在等自己,沈铁军缓缓的放下电话,心中便感觉和楚大招是愈发的心有灵犀,从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十七看着不多,然而由于基数太大的原因,放在四百亿里面一年便是八亿的数字,如果单纯的拿五年的百分之十七和六年的百分之十五做比较,那是大概是四十亿的差别——还是庞大的基数使得复利率的增加显得更为庞大。

    伯恩能提出这么个条件,很可能是拿着港岛的数据来参考,以为东瀛的涨幅应该是差不多的状态,那么为借钱人沈铁军来说,当然是有极大的可能去选后者,这样每年下来的复利率会降低很多,为了避免出现触发终止对赌协议的止损线,可以确认他是有极大的概率会这么做。

    所以当楚大招把伯恩的要求说完后,还不忘提醒沈铁军他原来的计划,这还因是此时为董事长的楚大招并不知道他心中更为具体的想法和计划。

    哪怕面对最亲密的人,沈铁军也没有吃饱了撑的去死说出近乎于“杀猪盘”的广场协议出来,到时单是凭借日元兑美元的升值就足以抵消掉对赌协议中开出给瑞银的复利率和回报率,更何况以四百亿的资产每年上涨百分之十五的利润,翻个五年也能翻到两倍还多,具体说来这会儿借的钱是不愁还的。

    也就不要说楚大招专门提示的借鸡生蛋,利用四百亿的物业去抵押贷出两百八十亿,再用两百八十亿的房产抵押贷出一百九十六亿,然后再用一百九十六亿的房产贷出九十六亿的六十七亿、四十七亿、三十二亿、二十三亿、十六亿的一路贷到个位数便是差不多七八百亿,这就是沈铁军借用别人的鸡来下自家的蛋,还是特么的金蛋。

    因为这笔钱按照最低年上涨百分之十的幅度涨上五年,便能抵消掉借来的利息和各种费用的支出,到时候再借助着杀猪盘的广场协议使得日元兑美元升值百分之八九十,可以期待的是魔方身家怕能达到一千五六百亿美元的规模,这还是没有计入要还给瑞银的那七八百亿——全部算起来的话,到时魔方跺跺脚,那整个京都都要晃一晃。

    “铁军,怎么了?”

    张成国瞅着他放下电话就在发呆,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家里有事?”

    “嗯,算是有点事,但是也可以确认赛义德找我是什么原因了,他是以私人身份申请的?”

    望着满脸探寻的张成国,沈铁军点了点头开口说过,就像当时嗅觉敏锐的伯恩在听到流传在中东高层的笑话后,首先做的是去确认魔方开给阿贝的借款条件,而不是当做耳旁风一样放过,后面在确认了条件便果决的从魔方实业找到了他,当时沈铁军还以为瑞银的情报网络如此发达,后来听到伯恩说向他要个合的机会,才发现人家的情报网是有的,但是关注到魔方的人只有这一位——

    现在,伯恩不知道通过什么条件找来了四百亿的资金,那么反过来为同样的风投负责人,很可能是阿贝那货,也有极大的可能是旁人得到了这个消息,于是乎赛义德便发了个私人的申请过来,这货是见过自己还知道自己的——

    自打和阿方索·阿瑟见过面,沈铁军便准备好了身份随时曝光的可能性,这个事儿并不是以他的意志为主的,真要是去强求的身份保密,那就像上辈子里的流量小生出现在公共场合后还要求旁人不许拍照和围观般可笑:“那我现在就提前报备下,到时请个假?”

    “这个决定我做不了,得向上面申请。”

    张成国默默的打量着面前年轻的面庞,他自然不知道刚才的这通电话背后代表了什么,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职责上:“你同意见他了?”

    “如果能捎口信的话,就麻烦外交的同事给赛义德先生带个口信:如果他没有带来积极方面的消息,就不要来了。”

    赛义德这货自从帮着王盛奇刺破了骆驼股市泡沫后就算是叛变了,当然沈铁军也只能在暗地里对他进行谴责,你面对国家强权不能说no,那完全可以把这个事儿挑明了说,悄无声息的换了阵营还充了阿贝的翻译,要说沈铁军心里没疙瘩那是开玩笑,现在他对阿贝那货都是不满的很:“他们当时可是把我当成笑话——”

    白皙的面庞上眉头扬起,张成国拿起笔在面前的笔记本上将这货的话记了下来,然后点点头一脸你要理解的表情开了口道:“你的话我记下来了,但是我只负责向那边传达,如果外交方面的同志没给赛义德传达,我希望你能理解——”

    “我能不理解么?”

    沈铁军脑海里转悠着淡淡的怨念,他当时之所以不想让沈大梅去那个圈子,重点便在于这里,这种类似于近乎拒绝和威胁的话是不可能从那些人嘴里说出来的,毕竟当时都动了手还要说勿谓言之不预这种话,放在国人审慎的性子来说要让朋友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这却是他不想见到的。

    事实自然如沈铁军所想,当一个星期后赛义德随着阿贝出现时,沈铁军正坐在仿膳饭庄里的亭台中,远眺着碧波荡漾游船片片的北海,未来的局座张昭同志穿着个的确良的衬褂和黑色的裤子踩着双大皮鞋向他开口:“铁军同志,阿贝先生和赛义德先生到了。”

    “哦~”

    仿佛才知道有人来了,沈铁军的目光从远处上的游船里收回,站起身看向了一身西装的阿贝,探手在旁边的位置上虚让一下,用英语开了口道:“阿贝先生如此大费周章的想要见我,不知有何指教?”

    随着张昭面色一变,赛义德的大脸便看向了阿贝,就见他施施然的坐到了沈铁军先前虚让的座位上开口道:“早在三年前英联邦的第一任女首相出访到美利坚时,就曾对外政策发表演讲时说八十年代是危险的十年,特别是对于西方国家的安全的挑战,要比即将过去的十年更为严峻。

    因此她认为应该时刻的保持清醒的头脑用以协调不同国家的政策,还强调了一个强大的欧洲是美利坚的最好伙伴,而整个西方世界的团结就要依靠这种伙伴间的互相支持——我没想到的是她这么快就把说过的话忘了,当然如果说关于魔方的笑话的流传和我无关,也是个谎言。

    而事实是在我回去后向大埃米尔汇报见面经过时,旁边的另一位内政部部长胡玛姆为我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对您开出的条件进行了嘲讽,而有鉴于当时还有其他官员在场,至于这个事儿在后面是怎么变成笑话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去探究。

    我本人并不是个喜欢去惹麻烦的人,因为再厉害的狮子也打不过一群鬣狗,当某些小麻烦积攒的多了时,会变成一个你无法解决的问题,甚至是危及你的生命,大埃米尔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成为官员,那会给国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大埃米尔是最讨厌麻烦的人。”

    沈铁军眨了眨眼,他可以听出阿贝口中说的是在讽刺那位女首相,在共和国的新春社论发布半个月后,英联邦迟来的声明说是将就港岛未来与共和国展开谈判,一副好商量的口吻甭说对于五大房企被恶意抛售的事了,便是连港岛股市提都没提,而这才是导致年嘉置业股价重挫后被停牌的主要原因。

    沈铁军不知道阿贝说的是真是假,他也没办法去分辨那位胡玛姆在这货汇报时向自己开过炮,甚至是攻击过魔方集团,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有碍于他现在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这个时候可以做的选择并不多:“我发现咱们两个还挺像的,但是我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处理他,而我会先将他的名字记下来,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再把这个问题处理一下——好了,我想阿贝先生你也不会是突发奇想来看看我的吧?”

    “这是一个美丽的国度,这里没有一望无垠的沙漠,没有遮天蔽日的沙暴,人们出行间也不用将袍子罩在身上防止沙粒的进入,这里虽然看上去有些贫穷,但是人们的脸上洋溢着欢笑和希望。”

    阿贝侧身顺着沈铁军的视线望向远处的水面,再往远的地方便是高高的宫墙,上面的颜色因为风吹日晒变的有些发黑,然而他来还真不是跑来旅游的:“还是欧洲某些银行家频频会面的消息引起了胡玛姆的注意,他的狐朋狗友比较多,消息来源也是五花八门,然后他就拿到了瑞银的三个银行家族在私下筹集资金的消息,开出的条件是五十亿以上为期五年的百分之五年复利率——

    众所周知瑞银是世界上唯一不向顾客支付利息,甚至是还要收取大笔管理费用的银行,这次开出的五年复利率很快就吸收到了四百亿的闲散资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给自己设定了这个数字,据我所知你当时所需要的资金,是一千亿——”

    阿贝的声音停下,沈铁军依然瞅着远处的大院子,发现他不再言语便开了口道:“您是想从我这里解开这个疑问?”

    “不,我是想知道魔方在与瑞银签下协议后,还有没有可能再接受其他资本的投资?”

    耸了耸肩,阿贝的双手十指交叉后放在小腹前说过,只是说完后还是没忍住心中的期盼:“比如我们的资金——”

    “那我只能告诉您个坏的消息了,在前天我拿到的协议里为了保证资金方的安全性,魔方和瑞银签订的协议里具有排他性条款,也就是说魔方无法和除了瑞银以外的合伙人达成任何的协议——”

    沈铁军从远处的游船上收回目光,打量着满脸络腮胡的阿贝说过,在过去的这一周里魔方已经和瑞银签下了对赌协议,后者将在签订日期起的三个月内,将第一笔资金一百二十亿美元注入到新成立的魔方实业京都公司账上。

    然后剩余的两百八十亿资金将分两批在半年内注入到公司账上,瑞银将派驻以伯恩为首的资方代表进入魔方实业京东分公司的财务部门担任高级顾问,除了拥有在经营中发现魔方经营出现亏损并触发对赌协议中的止损线并终止协议的权利外,没有过问其他日常管理和经营的任何资格。

    实际上,由于为了避免四百亿美元兑换日元会导致后者在外汇市场的升值,这次瑞银找来的资金也都是以日元为主,之所以要将分三次将钱注入到魔方实业京都分公司里,便是出于少部分的资金是美元,为了避免刺激到汇市的波动才选择了分批次的注入,这样的话便将第一次审计时间定在了月。

    也就是说从1982年的月,这20个月内不光要把这四百亿美元花出去,还要再赚十二亿以上才能避免触发终止合同的百分之五亏损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