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三大宗师聚集玄武岛,齐宁早就料到一场争斗在所难免,却没有想到会是眼前这样一个结果。

    准备了多年的几位大宗师,竟然没有一个胜者,真正的胜者,却是地藏,又或者说,最后的胜利者是浮萍。

    齐宁忍不住看向北堂庆,只见到北堂庆盯着地藏,眼中却显出一丝异样之色。

    空藏大师见得岛主故去,双手合十,闭目诵经,似乎是在为岛主超度,片刻之后,才转向地藏,温言道:“暮施主,这样的结果,可否让你放下这几十年来的积怨?”

    “多年来受大师教诲,心存感激。”地藏平静道:“我当年返回中原,只为两件事情,其一是为了让哑奴醒转过来,其二便是要为哑奴讨回公道。”

    一直不曾吭声的卓青阳终于道:“这两件事情,今日都可圆满。当年抛下你们的这些人,都已经得到了恶报,至若哑奴,有玄武丹在这边,自然是可以起死回生。”

    地藏微微点头,齐宁此时终于忍不住向地藏问道:“你.....也是浮萍中人?”

    地藏瞥了齐宁一眼,并不说话。

    卓青阳抬手抚须道:“哑奴以药物支撑,虽然没有逝去,但经脉却一天天地萎缩,到后来淮南王虽然暗中请了不少名医,却都是回天乏术,药物已经无法再继续延续哑奴的性命。”看了空藏大师一眼,继续道:“多年前淮南王暗中找到了空藏大师,请求空藏大师出手相助。”

    齐宁神色凝重,心想原来大光明寺与地藏早有交集。

    但心下却忽然想到,大光明寺是皇家寺院,按道理来说,空藏大师应该是维护皇帝的利益,甚至是保护皇帝的存在。

    淮南王心存异志,而且地藏更是为淮南王的计划暗中积蓄力量,这伙人自然是皇帝的最大威胁,空藏大师却帮助淮南王,而且和地藏早有交集,这显然是大大不该。

    “浮萍计划进展没过几年,哑奴就已经被送到了大光明寺,如果不是大师出手相救,哑奴早就已经不在人世。”卓青阳叹道。

    齐宁淡淡道:“大光明寺救了哑奴,你们自然要追根寻源,弄清楚哑奴为何会变成那样,如此一来,暮前辈当年在大雪山的秘密,你们就能弄清楚。”

    “我对你说过,浮萍组织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消除大宗师在人世间的影响。”空藏大师缓缓道:“我们的对手是大宗师,暮施主知道我们的计划,自然也不会对我们有所隐瞒。”

    齐宁冷笑道:“我明白了。浮萍计划实际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计划,这计划至少有两个变数,任何一个变数都会让浮萍计划前功尽弃。第一个便是玄武神兽是否真的存在,虽然一直有玄武神兽的传说,而且你们一直促成三神器最终落入这些大宗师的手中,但如果玄武神兽根本不存在,又或者它并不会如期出现在这座岛附近,那么浮萍计划就是一场笑话。”

    卓青阳叹道:“你说的没有错,浮萍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豪赌。”说到此处

    ,看了不远处北堂庆一眼,才缓缓道:“只是面对这些大宗师,除了豪赌一场,又能如何?”

    “还有一个变数,即使玄武神兽出现,也依然会让你们前功尽弃。”齐宁道:“三位大宗师争夺玄武神兽,最终自然有一位获胜者,如果无法将所有大宗师都除掉,浮萍计划依然是一败涂地。那最后一位大宗师该如何对付?”目光移到地藏身上,淡淡道:“你们或许为此费尽苦心,直到暮前辈出现,你们才找到了对策。”

    卓青阳颔首道:“不错,几位大宗师互相争斗,最后的胜者,也必然是损耗巨大,但即使如此,面对损耗巨大的大宗师,我们也未必是敌手。”

    “但你们知道了暮前辈的往事,知道了暮前辈与这几名大宗师有极大的仇怨。”齐宁叹道:“暮前辈最关心的是哑奴前辈,大光明寺救了哑奴,等若是让暮前辈欠了大光明寺一份大大的人情,再加上她本就要找这些大宗师复仇,所以自然而然成为浮萍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人。”转视北堂庆,问道:“那你是否知道暮前辈的存在?”

    北堂庆眼角微跳,但齐宁察言观色,早就已经看出,北堂庆根本不认识地藏,也就是说,地藏参与浮萍组织,北堂庆即使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却并没有机会与之相见,最重要的是,北堂庆应该不知道地藏与几位大宗师的恩怨。

    “我在大光明寺的时候,你们让我加入浮萍。”齐宁叹道:“当时我不明白是什么缘故,现在终于明白,你们担心暮前辈一个人无法收拾残局,又从暮前辈口中知晓我也有控气之法,所以想让我联手暮前辈对付活下来的那位大宗师,如此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卓先生,我没有说错吧?”

    卓青阳看着躺在地上一直没有动弹的北宫,微微颔首道:“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们也并不需要你参与进来。”

    “你们难道不知道,暮前辈一心要帮助淮南王父子篡夺皇位?”齐宁冷笑道:“朝廷待你们不薄,你们明知暮前辈会成为淮南王的助力,却还要她加入浮萍,真要理论起来,你们也是叛党!”

    卓青阳淡淡一笑,道:“我说过,浮萍中人除了联手进行浮萍计划,其他的事情互不干涉。”顿了一顿,背负双手,轻叹道:“而且比之皇位,天下百姓重要的多。”

    齐宁心下冷笑。

    地藏是淮南王介绍认识空藏大师,因此而加入了浮萍,那么空藏大师和卓青阳当然知道地藏与淮南王的关系匪浅,地藏在西川为淮南王父子积攒实力,甚至兴风作浪,这一切别人不知,眼前这两人必定是知道。

    他们当然知道地藏的存在,会威胁到楚国的皇位,却都没有任何的行动,甚至帮助隐瞒了地藏的存在。

    这样的态度,自然是谋反。

    可诚如卓青阳所言,他们并不在乎楚国的皇位由谁坐在上面,即使明知到萧绍宗会谋反,却依然无动于衷,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地藏将是浮萍计划的重要一环。

    在除掉大宗师之前,他们自然要保住

    地藏。

    “空藏大师,卓先生,眼下的结果,是否如你们所愿?”齐宁似笑非笑:“逐日法王和教主早已经离世,今日剩下的三位大宗师,两个已经走了,还剩下最后这一个已经只剩一口气,五大宗师互相残杀,最终如浮萍计划所谋,确实都将不复存在。”瞥向地藏,叹道:“可是这天下并非只有五位大宗师,暮前辈也是大宗师,浮萍计划是要让所有的大宗师都不复存在,暮前辈还在,浮萍计划到头来岂不是一场笑话?”

    地藏唇角泛起一丝浅笑,道:“你是在挑拨离间?”

    齐宁笑道:“岂敢,我只是好奇而已。”

    “暮施主虽然是大宗师,却非野心勃勃之辈。”空藏大师合十道:“今次暮施主的心愿已经圆满,自然会潜心佛学,自今而后,世间也就不再有大宗师的存在。”说完,看向地藏,眸中似有深意。

    地藏浅浅一笑,道:“大师放心,我自然会遵守当年的承诺,既然心愿已了,自今而后也就不再修行武道,我会自废武功。”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骇然变色。

    地藏竟然与空藏大师有过自废武功的承诺,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五大宗师既然不在,地藏便是天底下唯一的大宗师,几乎再无敌手,她却甘愿自废武功,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暮施主放心,大光明寺有奇经,你废去武功之后,修行奇经,三年之内,自然会恢复如初,再不受折磨。”空藏略显一丝欣慰之色。

    齐宁心想看来双方确实达成了协议。

    地藏既然也已经达到宗师境界,那么自然也不可避免受到天地之气的反噬,虽然玄武丹近在咫尺,但她要以玄武丹救回哑奴,自然不可能自己服用玄武丹。

    浮萍组织除掉大宗师之后,地藏自废武功,而空藏显然是答应可以用大光明寺的奇经帮助地藏恢复。

    地藏自废武功,再得奇经疗伤,就等若是重新再活一次。

    “大师,玄武丹是否真的可以让哑奴醒转过来?”地藏微一沉吟,终于道:“他只要醒转过来,我立刻自废武功!”

    卓青阳已经笑道:“玄武丹乃是世间至宝,有起死回生之效,自然可以救回哑奴。”

    “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忽听得北宫的声音传来:“玄武丹或可以疗伤救命,却绝无可能让死人复活。”轻叹一声,道:“卓青阳,哑奴是不是早已经死了?”

    卓青阳脸色微变,空藏大师也是眼角抽动了一下。

    “自然没有死。”卓青阳迅速道:“当年淮南王无计可施,将哑奴送到大光明寺,这些年空藏大师亲自为哑奴疗伤,虽然不能让哑奴醒转,但却能让哑奴气息不断,只等着玄武丹救活过来。”

    地藏漂亮的脸上却已经显出一丝冷意,盯着空藏大师,随即将目光移向了那艘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