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疲惫的耕耘规划,风绝羽忙的脚打后脑勺,直至三年后,才把这片新开辟的领域规划完成,等到所有的领地按照用途区分开来又用阵法保护起来之后,飞到天上一看,只见距离境门数百里开外的原野上,豁然建起了一座没有城墙的城池。

    这座城,药谷挨着虫谷,两谷夹在极阴、极阳二谷之间,受阴阳二气调和,须弥领域风调雨顺,极其适合居住和修炼。

    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血河谷,那是血妖树的暂居地,比邻着血河谷的是龙谷,是给七夜修养生息的地方,说到七夜,顺便提一句,这个家伙经历了多场惨战之后在垂死之际吃了两头不算是真龙的龙兽,修为直线提升,达到了乾坤中期的境界,这跟风绝羽的预期差不多,七夜的修为提升会非常的缓慢,除非日后有实力一股脑的给他弄来百八十头真龙让他可劲儿造,要不然,就慢慢等吧。

    不过七夜的提升也算是给风绝羽枯燥的囚牢境况注入了一支新鲜的活力,激励着他从颓废中挣脱出来,再次奋勇向前。

    新的领域规划出来了以后,风绝羽放开手脚推演阵法无名,日常以书为伴,日日进入《阵道十二卷》的妙境空间苦啃死读,勿求在阵法修为上更上一层楼,毕竟,有了陆嗣源的前车之鉴,风绝羽也算是从迷茫中找到了新的目标了。

    想那陆嗣源悟阵数月,能在《阵道十二卷》中看到七级阵法七七四十九例,自己为什么不行,虽然现在还是只能看到一种七级阵法,而且帮助也不大,许多地方看不懂,但他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棒也能磨成针,一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总能领略到陆嗣源那一身旷世绝伦的阵法修为。

    而且最关键的是,阵法修炼好了真的有用啊,尤其是眼下,这天道珠能不能撑到自己活着出去还不知道,万一再来一次寒风卷残云、冰封万里山的情况,也好有个对策。

    为此,风绝羽还特意前往极阳之谷,每天吸食一些极阳精气予以淬练体魄。

    这极阳精气就是极阳之气,效果同等极阴之气,一阴一阳,还能互补不足。

    通过吸食极阳之气,可以让人更深层次掌握驾驭至阳本源的能力,而且还能壮阳气、生真火。

    阳与火,殊途同归,身上阳气至盛,火系本源的威力自然更强,如此再配合阵法秘术、选取趁手的火系法器加以祭练培养,便可以将法器置至大阵之中,扩大阵法中火系本源的能量,这样到暗月之寒再度来临的时候,虽然说无法保住整个天道珠世界,但新领域这边,到不至于被马上摧毁,起码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除此之外,他还日日去巡视虫殿里面银罗虫的繁殖进度,观察两只七绝幻寐蛛的进化过程,并忘不了修炼他精通的几种强大神通秘术,什么飞影剑内的大御虚剑意、元辰精神术、绝品剑雷术、帝道命宫……总之以往学会的、还没有彻底精通的神通妙法,一律花上心思,认认真真的钻研下去,果然修为与日俱增。

    其实闭关修炼的日子过的最快,不知不觉,又是十年过去了。

    十年间,风绝羽从朝思暮想仙鱼的出现,到精神肉体逐渐麻木,最后索性气的他不再理会,一门心思修行悟道。

    其实他不这么做也不行,那仙鱼是真的不听他的号令,说不出现,就是不出现,而风绝羽的能力有限,无法进入混沌中寻找仙鱼的所在,只能用守株待兔的办法,跟仙鱼耗着,没想到,一耗,耗了十年,连带着把九头蛇的都给耗的不耐烦了,整日就飘在天上睡大觉。

    十年后,风绝羽的各项神通秘术大有进益,修为可谓与日俱增,但最让他高兴的是,通过这十年的潜心修炼,他已经初步领略道了大御虚剑意的部分精髓,可以做到御剑电射了,这个突破,让他欣喜非常,虽然仅仅小有所成,距离剑出伤敌的地步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能让飞影剑如臂指使、正常发挥,也是非常不易。

    还有一件值得兴奋的事情就是,通过十年的努力,位于气穴右侧的名为“石门”的窍穴,终于在他孜孜不倦、刻苦辛勤的奋进之下,从元婴之体聚变成了金身,这也是风绝羽修炼出来的第四具金身。

    曾几何时,风绝羽凝练出第三具金身之后,他就学会了鼎盛周天的修炼法门,修炼速度成倍提升,而原本七星诀的最大妙处就在于第二诀彗星动,本来就可以让他在修炼时拥有比旁人更快的速度,等到第三具金身出现,学会了鼎盛周天,修为速度又是提升了一大截,而获得第四具金身之后,鼎盛周天的运转速度再次得到了升华。

    这一次修炼虽然没有上一次彗星动向鼎盛周天转变的提升那么大,但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最起码他现在修炼一个时辰,抵的上同境高手修炼四、五个时辰,可谓优势明显,而且在这种变化之下,风绝羽无论是精力、恢复能力、领悟力,甚至观察力都有极大的提升。

    本来嘛,凡人修真,求的是突破肉体凡胎、成圣成神,既然是求变神圣,一应的身体变化必须在身体和精神上多方面的表现出来,只不过风绝羽的修炼方式跟其它人大不一样,修炼的功法也是亘古第一诀,所以他的变化异常明显,总体来说,就是修为大进。

    一晃十年,匆匆而过,虽然心情烦闷,但久而久之风绝羽也释然了,毕竟现在外面的情况如何他无法确定,一切还要看仙鱼的意思才行,否则,他连自己还在不在暗月之界都不好去验证,所以干着急也没办法,与其日日苦闷下去,到不如看开一些,把修为提升起来,弄不好有朝一日悟出什么来,还能侥幸逃出升天呢。

    有了这个想法,风绝羽就强迫自己安下心来修行,甚至已经开始筹备,过一段时间把元石取出来,看看能不能将左手的手臂练成万神臂,如果可行,耗费一些洪元之气也不是不可能,关键是看值不值得。

    当然,这个决定不好下,毕竟洪元之气太珍贵了,用完了就没办法从其它地方获取,所以这个决定,他还无法做出,必须谨慎行事。

    “不等了不等了,我看臭鱼是不会回来了,风绝羽,咱们两个还是在这等死吧。”

    新领域下,风绝羽坐在刚刚建造好的广场上修炼呢,便听到九头蛇懊恼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不大会儿的功夫,九头蛇摇摇晃晃的飞了下来,一屁股坐在风绝羽头顶左侧上方,生着闷气道:“这臭鱼也不知道死哪去了,都十年了,居然一面都没露。”他说着看了一眼风绝羽,更是气的够呛:“你还有心思修炼?有什么用,空间法器又不能感应到天劫降临,你就算练出花来,也得在这老死。”

    要是十年前,风绝羽肯定会跟九头蛇好好掰扯掰扯,但通过这十年的休养生息、温文度日,风绝羽好不容易静下来的一颗心,怎么可能让九头蛇几句话就给毁了。

    他看着九头蛇微微一笑,丝毫不为动怒道:“稍安勿燥,去也留也皆是命运,何苦强迫奢求,冷静冷静,别把自己气个好歹。”

    风绝羽不说这话还好,此言一出,九头蛇更是火冒三丈:“怎么?你要成佛了啊?说踏马什么狗屁话,老子还没你那么宽的心,我……”

    九头蛇刚要开骂,忽然间,境门背后一点金光莫名射出,惹的地上二人同时抬头张望,这一看二人可是欣喜的不得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十年未见的仙珠,从境门背后钻出来了。

    “仙珠?”

    “臭鱼回来了!”

    二人相望一眼,喜出望外,同时拔地而起,朝着仙珠飞去。

    虽然心境已经平和了,但是再次看到仙珠,风绝羽仍是免不了激动,这意味着仙鱼复而又归。

    旱地拔葱似的跳起,人却瞬间直入云丛,刹那间在仙珠面前停下,随后一滞再度直入高空。

    不用问,这仙珠再出来,八成是那仙鱼又想吞噬暗月之寒了,可这一次,风绝羽可不想让仙鱼随便的拿捏住,想让自己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这一起一纵,速度奇快,即使不施展瞬移大挪移,眨眼间也是将九头蛇甩的远远的,看的九头蛇眼晴瞪的溜圆,心中不是滋味道:“这踏马潜心修炼就是比浑浑噩噩的强哈,才十年,老子都有点跟不上这家伙的速度了,真是没白练。”

    在九头蛇的感概声下,风绝羽纵入云端,不一会就将漫天的白云抛的远远的,来到了混沌区域外围,果然,黑背白腹的仙鱼就在混沌之外的边缘地带等着他呢,一看见风绝羽过来了,仙鱼似乎很高兴,又是晃头又是摆尾的,大献殷勤。

    风绝羽见状,平复了一下心中激动的情绪,微微一笑道:“鱼儿,又见面了,这回你不会是想让我再帮你吞噬暗月之寒吧。”

    异世无冕邪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