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唤时光游神作甚?”

    就在九阶锻首率领群魔叫喊时,柳牵浪其实早就隐没在他们上空了,闻言飘然现身,于高空俯望,故意惊问。

    “有劳时光游神指点我等铸造圣皇宝剑。不您说,我们想来思去认为,这混沌神山材料来自异宙时空,又是时光游神的圣宝,如果铸造成为一柄圣剑,没有尊神主持,实在是太可惜了!

    所以,本九阶锻首力排众议,决定让您成为圣皇宝剑铸造的开火第一神,您看?”

    九阶锻首哪里知道柳牵浪不仅对他们之前锻造混沌神山材料了如指掌,就连他们神命中经历的一切都通过他们的记忆底儿清了。

    “这不好吧,诸位黑暗元界的黑孩儿,你们可要想好了。铸造神剑不是问题,问题是神剑出世,那是认主的。

    如果让本时光游神为你们铸剑,那本时光游神岂不岂不成了圣皇宝剑之主?

    不行,不行,本时光游神作神是有原则的,岂能因为一时的交易,做下如此不义之事呢?”

    柳牵浪假装倾听完九阶锻首支支吾吾的请求,思索良久,然后摇头道。

    “可是,尊神,之前您明明说过,如果我们铸剑遇到困难,您会帮助我们的,还教给我们八字咒语呢!”

    九阶锻首急了,也忘了周全自己的面子,快速说道。

    “嘶,的确!本时光游神是说过的,不过本时光游神过后一想,那不好啊,所以还是算了吧。

    毕竟本时光游神是外神,圣皇宝剑一出,不信你们黑暗元界之皇的,而听从本时光游神的召唤,那让你们的黑暗元界之皇多尬呀!”

    柳牵浪还是连连摆手,坚决不同意。

    “啊哼,时光圣神爷爷,俺求你了,没有你的光明神能,我们无法炼灼混沌神山啊!

    就请时光圣神看在我们一次真心合作的份儿上,帮助我们一次吧,你可以先加入我们的铸造者行列,暂时委屈屈尊成为铸造者的,姑且相助我们铸造成功圣皇宝剑就好。

    至于神剑认主的事儿,那是后话,神剑未出,我们言之过早。就算神剑认主,我们也可以向黑暗神宫宣称,您就是圣皇宝剑伴生的剑护之神啊!

    您不知道,其实我们黑暗元界也是满好玩儿的,黑暗神宫据说有一个光明神阁的,那里有黑魈界皇收藏的无数光明神宝。

    如果您加入我们黑暗元界,成为圣皇宝剑的守护之神,那还不等于所有的黑暗神宫的宝物都属于你一样了,想看那样就看哪样!”

    九阶锻首一听柳牵浪不愿意,情急之下,想出如此一些诱惑之法。

    “是嘛,本时光游神向来视仙法神功如浮云,此生唯爱金银财宝,诸般神宝!

    那黑暗神宫真有那么多光明神宝,你们可亲眼见过?”

    柳牵浪通过九阶锻首的记忆,一阵搜索,发现他不过是黑暗元界神宫地位十分低下的劳作者,根本就没去过黑暗神宫,于是问道。

    “那是自然,本九阶锻首身为铸剑神师首座,多次享有宫外观宫的幸运赏赐。

    由神宫内使指引,本九阶锻首魂游神宫多次,虽然不曾入宫,但是对神宫内的一切丝毫不陌生!”

    九阶锻首面对柳牵浪的发问,迅速搜索着神魂记忆,将能够往自己身上安的经历,一个都不放过,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让柳牵浪出手帮助自己。

    而柳牵浪其实心里早就想借这个机会混入铸造者队伍的。不过柳牵浪欲擒故纵,仍旧好认真的样子说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若是本时光游神借住圣皇宝剑互剑之神的身份,居心不良,岂不是让本时光游神心中煎熬。

    这样吧,本时光游神看你们都是实在黑暗之神,就帮助你们一次吧。

    本时光游神再是慕爱神宝那也是有原则的,本时光游神向来视友情为第一,若是神宝和友情一定做选择的话,本时光游神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友情。

    而我们之间因为混沌神山结缘,你们早就是本时光游神心中可以信赖的朋友了。

    所以……”

    “所以时光游神决定帮助我们了?”

    九阶锻首热泪盈眶,感激涕零的接道。

    “嗯!有道是救神一命,胜造万宙伟业;热心助朋,好比千宇飞升!

    本时光游神决定了,那就相助你们一次吧,不过本时光游神做神是有原则的。

    既然混沌神山已经是你们的了,那本时光游神就通过转魂之术,将圣皇宝剑的护剑之神定位你好了。

    他日,若是你九阶锻首行走黑暗元界神宫,有什么好事儿,想着本时光游神也就是了。”

    一番折磨言语,柳牵浪这样说道。

    “呜呜……时光圣神,你真是我亲爷爷……你放心,本九阶锻首若是真能成为圣皇宝剑的剑护之神,行走黑暗神宫,我的好处,那就是您的好处。

    您想要什么,但凡本九阶锻首能够效忠的,绝不会含糊的!”

    九阶锻首越发感激涕零,三眼奔泪,口水鼻涕乱飞道。

    “嗯,好了!还请九阶锻首传我神令,让所有供火者和铸剑者一起听我神令,为本时光游神护法,本时光游神这就为你们铸造圣皇宝剑!”

    柳牵浪洁白拂尘在黑暗中一拂,白发飘飞,肩蹲奇奇,身绕三缘神龙,神眸深邃,微笑道。

    九阶锻首闻言,怎么会不听从,立刻把指挥尊位让给踏勺而来的柳牵浪,自己则转身加入数百为供火者和铸造者一样的护法之位,叫嚣了一番。

    最后,柳牵浪踏着漆黑神勺,飘飞到混沌神山上空,数百位供火者和铸剑者在其周围围成一个巨大护法圈阵。

    然后,柳牵浪虚张声势,漫身洁白神涛浩瀚,拂尘左右乱甩,口中神语阵阵。

    只见混沌神山在他洁白拂尘甩出的道道洁白神宫虹操控下,洁白圣火升腾熊熊,本就万色万幻的色彩霎时变得玄幻莫测,隐约发出因为被灼烧的爆响之声。

    就是这种阵势,柳牵浪开始了所谓的铸造圣皇宝剑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