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资三百万美金,两年返还五百万美金,到哪能找到回报率这么高的正常理财产品。

    坐在韩初冬对面的两位商人闻言,立马就清楚今晚饭局的真正目的了,是想以一笔数额不菲的钱财,换取他们俩的支持,让现任总编离开。

    都是些斤斤计较的商人,很清楚天底下不会白掉馅饼,韩初冬说得太过于直白,以至于让他们有点不知所措。

    但心动是肯定的,这种钱太好挣,只是以前没打过交道,担心会烫手。

    其中有位名叫罗温的商人,年近五十岁,看了看旁边的老朋友后,放低音量笑着说:“我不清楚你们年轻人是怎样做生意,但在我们这群商人当中,可不会因为一位无足轻重的报社主编,就轻易拿出四百万美金当酬劳,我有点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之所以这么做,除了被尼克·兰伯特羞辱以外,还因为他是位性格固执的老头,已经让我的生意遭受名誉和信用方面的损失,刊登虚假报道以后却不愿澄清道歉,这让我很生气。”

    韩初冬语气淡定。

    招手叫来服务员,点了份小羊排后,继续说:

    “你们应该知道,我的面膜生意规模很大,如今又处于和竞争对手们抢占市场的关键时期,公司形象和产品声誉对我而言意味着一切。大家都是做生意的商人,应该能明白我愿意邀请二位共进晚餐的意图,我正尝试扞卫我自己的利益,同时也意味着你们的利益,只是要求帮点小忙而已。”

    总编上面还有总经理,经理上面又有各位股东,直接找股东帮忙是见效最快的办法。

    韩初冬可不希望继续留着只苍蝇在自己耳边嗡嗡嗡,更重要的是如果那家伙继续煽风点火,死咬着彩虹美妆不放,很可能将事情闹大。

    一旦闹大了,让消费者们对前男友面膜心存抵触,那么损失可不仅仅只是四百万美金。

    何况他有把握弥补些损失回来,代价其实不会有这么高,前提是双方按照他的想法,真正投入六百万美金过来。

    罗温的性格显然比另一位股东强势,此刻再次来句:“如果是其他的忙,我很乐意帮助你,但你的要求显然有点……越线。”

    “我相信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尤其是涉及到金钱时候,你们可以聘用另一位出色的主编,用公司的钱聘用新人,然后在两年后带着一大笔利润,到上东区购置房产、或者买艘游艇给孩子当礼物,你自己也说了,一位主编无足轻重不是吗?”

    韩初冬很少干这种事,有点不够熟练。

    可他知道当被馅饼砸中时候,几乎没人会选择拒绝。

    他面前这两位都在公司担任高管,本身又是企业的股东,虽说投资了《华尔街日报》,不过他们的公司还有其他股东的存在,跟梅森联合集团性质不同。

    比如这位罗温,按照调查结果,身价差不多在一千六百万到一千八百万美金左右。

    韩初冬可以不在乎两百万美金,光是盖房子、造高尔夫球场,也许就要花费上亿美金,对于他面前这两位比较出色,但又不属于顶级的商人而言,两百万美金并不是笔小钱,而且还很容易就能赚到,诱惑力十足。

    “要是尼克·兰伯特总编得知你为了对付他,竟然愿意拿出这么多钱收买我们,估计也会非常欣慰吧,老尼克就算工一百年,都挣不到四百万美金。听你的意思,只要澄清跟你公司有关的消息,并且不再针对你的公司,其实就已经解决矛盾了对么?

    也许我们可以商量个折中的办法,比如往你这里投资一百万美金,半年后连本带息返还一百五十万美金,然后道歉公告明天就会出现在《华尔街日报》上,还是在非常显眼的位置,这样我们不必开除一位衷心的老员工,你则继续经营你的生意,对大家都有利。”

    一直闷声不说话的伍迪·纽哈特,刚开口就让韩初冬刮目相看。

    他们帮点小忙,谁都不得罪,居然就想分别从韩初冬这里得到五十万美金,和事佬可不是这么当的,脸皮足够厚。

    主动找上这两位,还对他们有所求,这让韩初冬无形之间处在下风,听完眼睛微眯,喝口红酒润润口,再次来句:“或者,你们把手上的《华尔街日报》股份都卖给我,我愿意按照一亿四千万美金估值收购,等于在估值平均数的基础上溢价百分之三十。

    去年澳大利亚新闻公司从你们朋友手里拿到股份,仅是按照一亿美金估值入手,即使算上这一年以来美金贬值,这也是个非常不错的报价了,然后我再把那老头踢出公司。”

    “……看来你真的很记仇,可怜的老尼克。”罗温说完按耐不住,说了抱歉之后把伍迪·纽哈特叫出去,也不知在商量什么。

    反正直到服务员将开胃菜送过来,两人也没返回座位上,韩初冬时不时往窗外看一眼,能瞧见这两人正在路边商谈。

    调查过澳大利亚新闻公司,也调查过维亚康姆和华纳传播公司,最终他还是觉得这种既能自保、又能伤人的资产,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以目前的资金规模来看,即使入股澳大利亚新闻公司、或者规模更大一些的维亚康姆集团,都很难拿到足够多的话语权。华纳传播公司的市值倒是一般,勉强超过七千万美金,可影响力有限,资源主要集中在院线发行这一块,并不是韩初冬想要的。

    综合来看。

    不如自己着手,通过收购和自创品牌,组建一家崭新的新闻传媒集团,这更加符合他的利益,万一运气足够好,未来说不定还能在资金充裕之后以蛇吞象。

    在过来跟他们见面前,韩初冬就做好两手准备。

    本想着等等在提收购股份的事,还没完全下定决心,刚才又觉得早买早轻松,索性也就顺势提了出来。

    独自坐在餐桌旁享用美食,让厨师多放辣椒,吃起来比较合胃口。

    不多久,罗温就出现在他面前,告诉说:“以一亿四千万美金估值收购的事,我们应该详细谈谈,全部都是现金交易对么?”

    “都是现金,我公司账户上还有两亿多,收购你们的股份肯定足够了……”